巴菲特没有对舒尔茨作为潜在总统候选人的经验或能力做出任何评价。他表示:“我认为通常情况下,第三方候选人会伤害一方或另一方,而更有可能伤害他们实际喜欢的一方,因为他们与这一方的观点更加接近,因此他们会分散更多的选票。”

安沃则认为,还是需要选择性地投资银行股。“美国一线银行的股价在当前的经济周期中已经达到峰值,未来的道路将崎岖不平。除宏观风险外,一些银行的股价也将因其特有的风险而承压。例如,高盛此前地跌幅中,有一半是在马来西亚腐败丑闻爆发后录得。丑闻可能导致其付出重大成本和声誉受损。”但他称,花旗和摩根大通仍然值得关注。